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一十章 看雪

作者:纯洁滴小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皇后薨了,

    太子的生母,去世了。

    七叔将自己的剑,送回了剑鞘。

    只要不傻的人,都能明白,皇后薨逝,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近期内,太子不可能再行大婚之事。

    “一而再,再而三。”姬成玦缓缓开口道:“先是望江战败,东征大军左路军近乎全军覆没,尸骸填塞了望江;

    再是玉盘城下,靖南侯一举屠杀四万楚国降卒,凶厉盈野;

    现在,又是皇后薨逝。

    大婚,三次将举,却三次不成,且每次都伴随着血光之灾。

    七叔,xiangxuen

    眼下,

    这不是婚事再度延期的问题了,虽说因为皇后娘娘的故去,这大婚,必然是要延期的,但这亲,还敢结么

    我燕人虽不似乾人尊崇道玄,喜欢神神叨叨,但三次了,已经三次了。

    太子是国本,太子大婚,干系国运,干系社稷。

    你说这不是天意,又是什么

    钦天监,

    密谍司,

    朝堂大臣,

    百姓黔首,

    都会这么看的。

    这婚,是结不成了。”

    燕人喜好斗勇,比起参拜供奉鬼神,更愿意去打磨自己的马刀,但这事儿,已经很难用巧合来形容了。

    你不信,也没办法。

    因为谁敢保证,等到下一次要再大婚时,会不会再出什么灾祸

    而既然这婚,结不成了,郡主就不会嫁给太子,也就不会去做太子妃。

    也因此,郡主和六殿下之间,就不是你死我活的关系。

    郡主还是郡主,

    六殿下还是六殿下,

    在没了根本的利益冲突后,

    他们再见面时,依旧可以谈笑风生,仿佛一对关系极为亲密的姐弟。

    七叔很显然,是明白了这个道理,所以才收了剑。

    人,是不用杀了。

    因为要杀的,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而是当朝皇子。

    没有绝对根本性利益的前提下,付出这般惨重的代价去杀一个皇子,已经不叫划不来,而叫太愚蠢。

    “六殿下”

    姬成玦抬起手,打断了七叔的话,道:

    “今日之事,孤不会说出去,因为,孤其实比你更害怕这件事会传出去。”

    有人来杀你,

    你叫人等,

    等天亮,

    然后晨曦初现,

    八声离钟响起,

    皇后薨逝。

    xdefang这件事,传出去,不仅仅郡主会倒霉,姬成玦这里,可能会更倒霉。

    “好。”七叔答应了。

    姬成玦笑了,随即伸手搓了搓自己的脸。

    “六殿下,这件事到底”

    姬成玦的目光忽然一凝,

    道:

    “别问,对你我都好。”

    “是,我懂了。”

    没了生死危机在头上悬挂着后,姬成玦开始变得更放松起来,他直接毫不客气地道:

    “回去告诉我那位好姐姐,下次做事儿,别那么冲动,七叔,你和良申大哥也得多劝劝她。”

    七叔则道:“其实,我心里有些遗憾。”

    “遗憾没能落下这一剑”

    “殿下请恕罪,我遗憾的是,那一招现在看来,若是用在殿下您身上,也不算是遗憾了。”

    “我和我三哥不同。”姬成玦开口道。

    “殿下”

    “我和老三不一样”姬成玦用力拍了一下桌面,近乎低吼道:“我比老三有用得多。”

    “殿下心里还在介怀。”

    “七叔,您这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了,换您被人用剑抵在脖子上抵了一宿,您能一点都不往心里去

    再说了,咳咳”

    姬成玦咳嗽起来,而后摆摆手,道:

    “宫里应该要派人来宣了,孤这里也要做些准备,待会儿还得入宫,就不送七叔了,对外头的禁军就说昨夜咱们喝得太晚,您在我这里睡下的。”

    “殿下保重。”

    七叔走了,

    悬在姬成玦头顶上的剑走了。

    姬成玦像是被抽干了所有气力,也是因为熬了一整夜,提心吊胆思虑之下,精气神早已被抽空,先前因为七叔还在,还能继续强撑着,现在七叔一走,疲惫空虚以及那无法抹去的委屈感,开始如潮水一般袭来。

    而这时,

    宣诏太监急匆匆入了皇子府邸,通知住在皇子府邸的三位皇子即刻入宫。

    离钟的动静大家伙都已经听到了,所以府内人迅速准备好了孝服行头。

    老四身子还算魁梧精悍,但明显胡子拉渣,显然这阵子过得有些抑郁。

    老五个头不高,兄弟几个里,他算是比较富态的一个,但现在这会儿,眼眶却有些泛红。

    老四走过去,小声道:

    “给我一块。”

    “可是辣得很啊。”老五提醒道。

    “快点给我。”

    老五点点头,将一块生姜递给了老四。

    bauart老四挥袖,同时用开了皮的生姜擦了眼,很快,眼眶开始泛红。

    实在是没办法,薨逝的是皇后,虽然名义上皇后才是他们的母亲,但毕竟没有什么血缘关系。

    依照皇子的道行,哭,是能哭出来的,但却懒得在这时候强行上马,还是用外物更直接有效一些。

    “四哥,弟弟我这里还有一些酸梅,您也来点儿”

    “你是觉得生姜还不够”

    “是怕待会儿入宫见到太子哥哥,一想到他婚又没结的成,怕自己一个没忍住笑出来。”

    “噗”

    刚刚涂抹了生姜的四皇子差点笑出声了,

    但眼下周围是有下人的,

    四皇子马上接着道:

    “母后娘娘,怎么就不等您儿子最后再去看您一眼啊。”

    老五偷偷拽了拽老四衣角,道:

    “过了啊,哥,过了啊,哥。”

    就在这时,

    老四和老五站在皇子府邸门口,

    看着老六被两个宦官搀扶着出来,

    只见此时的老六,

    神情悲怆,

    精神萎靡,

    目光疲惫,

    脸上隐约间有泪痕,

    连走路都已经走不利索了,俨然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最好诠释。

    老四和老五近乎同时咽了口唾沫,

    道:

    “这也太夸张了吧。”

    皇后薨逝,陛下罢今日早朝。

    皇宫内裹素,同时,哪怕今日不用上朝,但朝臣们还是一个一个地都来了,他们要去吊唁。

    而京内所有有诰命在身的女眷,也从另一道宫门进入,而这一路的哭声,也是最为明显清晰的。

    皇子们早早地进了内殿,

    太子早早地就已经跪伏在那里大声哭嚎,

    “母后,母后啊,你怎么就这般撇下儿臣不管了啊,母后啊,母后,你醒醒,你醒醒啊。”

    其余皇子,

    大皇子姬无疆领军在外,自是不能回来,老三在湖心亭。

    所以,老四、老五、老六以及小七,全都跪伏在太子身后。

    让老四和老五有些意外的是,先前一副要“大秀一场”的姬老六,在蒲团上跪伏下来后,居然直接用额头抵在地砖上,不怎么动弹了。

    虽说这样子看起来也很悲伤,但比之先前的铺垫,还是有一些雷声大雨点儿小的意思。

    实则是,

    姬成玦太累了,

    枯坐煎熬生死一线了一夜,整个人已经被掏空,再进这里被香烛火气一熏,顿时就有种自己也要跟着大行皇后一起去的感觉。

    其余哥仨只是默默地跪在那里。

    都说天家无情,但太子和皇后,确实是骨肉亲情至深,而且太子已经失去了母族,如今又失去了母后,连番打击之下,情绪失控,也是很正常的事。

    姬老六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保持着“以头抢地”的姿势。

    好在周遭人来人往,动静很大,所以他那轻微的鼾声倒是没引人注意。

    不过,虽说皇后娘娘只生了一个太子,但她毕竟是所有皇子的母亲,严格意义上来说,其他皇子都是她的庶子。

    太子在那里继续哭丧着,哀痛无比;

    小七懵懵懂懂,尚不知如何应付此种场面。

    老六又在那里挺尸,一动不动。

    所以就只能老四和老五充当“孝子”的角色,对依次进来的朝臣和诰命夫人们回礼。

    也不晓得到底过了多久,到底到了什么时辰。

    唱名的太监喊道:

    “镇北侯郡主凭吊”

    郡主来了。

    预备了三次的大婚,

    郡主还是郡主,

    愣是没踏上太子妃的位置。

    但正如姬成玦早上时对七叔说的那样,当头戴白花的郡主进来时,殿内外不少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哪有一要成婚就出血光之灾的道理

    那一头正睡着的姬老六,

    听到唱名太监的这一声唱名后,

    身子本能地颤抖了一下,

    也不晓得是醒了还是没醒,亦或者是原本虚弱的精神又受了一次刺激,

    总之,

    姬老六脖子一歪,

    整个人一侧,滚在了地上。

    边上的一名公公马上喊道:

    “不好啦,六殿下悲伤过重,昏厥过去了,快传御医,快传御医”

    姬老六醒来时,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

    旁边一直陪侍着的医官马上起身通传了御医。

    “殿下您这是精气疲惫,忧思过重,需要好好调理啊,臣已经开了方子,交给外头的张公公了。”

    “多谢赵太医。”

    “这是臣分内之事,当不得谢。”

    休憩的地方,在偏殿,别说,睡足了一觉后,精神头确实恢复了不少,但一想到今晚大概还要和几个兄弟一起守灵,姬成玦心里就不由得有些不美丽了。

    当爹后,他恨不得每晚都听听自己媳妇儿的肚皮动静,昨天已经亏了一晚,今晚还得再亏。

    然而,刚跨过门槛,姬成玦就看见郡主站在那里,一个人对着一方小池,脸上,满是哀思。

    姬成玦是不信郡主会因为皇后的薨逝而真正地出现发自肺腑的悲伤情绪的,

    因为她大概率是不会嫁给太子了,

    且就算是嫁过去了,刚入门婆婆就没了,也算是喜事不是。

    但这个疯婆娘,别看做事疯狂偏执,但外表看起来,却真是端庄大方得体识矩。

    郡主伸手,取下自己发髻上的一根簪子,捏在了手里。

    姬成玦已经有了应急反应,下意识地认为这个疯婆娘见七叔没有杀自己,结果硬生生地追到了皇宫内来亲自取自己的性命。

    但见其簪子捏在手中,却没了下一步动作,同时,四周弥漫出一股清风,沁人心脾。

    这应该是道家物件儿,自成小结界,应该是用这个东西来屏蔽掉外界的感知,这是担心恰好此时有类似魏公公那种级别的存在,且没事儿干就故意在偷听着这里说话。

    姬成玦深吸一口气,没后退,向前走了两步。

    “姬家的男人,可真狠。”

    这是郡主说的话。

    昨夜的原委,七叔已经告诉自己了,包括最重要的那句:请等到天亮。

    这句话配上那八声响的离钟,意思就很简单了。

    要么,这是姬成玦的手笔,他的手很长,且能够在皇宫内杀人,杀的,还是皇后。

    要么,就是姬成玦猜出来谁会对皇后动手,觉得皇后在今晚,大概率得薨逝。

    这是两种可能,另外还有两种郡主直接否决的可能,一个就是姬成玦身上有气运,冥冥之中神佛庇佑,郡主是不信的;另一个就是姬成玦能预判生死窥觑阳寿,这个比前者更为荒诞。

    “说得像是李家的姑娘,很柔弱一样。”

    “呵,总之,你命好。”

    姬老六听到这话,哼了一声,伸手指了指内殿方向,道:

    “看看现在的太子殿下,可怜不但我十年前,已经经历过了。

    还有一件事,我没好意思对七叔说,但我想对你说。”

    “你说,我听着。”

    “你是不是觉得靖南侯废掉我三哥,你镇北侯府就能废掉我南北二侯,谁比谁差,你做得我怎么做不得,是么”

    郡主没回答。

    姬成玦自问自答:“但你有没有想过,靖南侯废掉我三哥后,当晚回去就自灭满门了,你李家,做了什么

    事情若是镇北侯做的,那无话可说,您,是哪根葱”

    “小六子,你现在对姐姐说话,可是越来越不客气了。”

    “不发点儿脾气,您会真当我是软柿子的,到时候再发疯,我还得再等一个天亮”

    “我只知道,七叔说,你昨晚很惶恐,不安了一个晚上,我就知道,我其实没做错。”

    “你没第二次机会了。”姬成玦道。

    “我也没想有第二次机会。”

    “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父皇,你父亲加上靖南侯爷,他们三个,是能为大燕舍弃牺牲一切的。

    可惜了,到咱们这一辈,其实是没那么高的觉悟的,但可千万别想着万事儿都有人能替你擦屁股。

    下次你再胡来,

    你不是要担心我父皇会如何如何发怒,

    你要担心的是,

    是你亲自将你父亲逼上了手刃自己女儿的煎熬之中。”

    “聒噪了。”

    “肺腑之言,你脑子笨,又被惯坏了,得有人说说你。”

    “我只是个女人,男子汉才大丈夫,我本就不是什么大丈夫,我只在乎自己的日子过得是否舒心,何必为了全局苦了自己”

    “呵呵,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先前去吊唁时,周围的目光,不好受吧”

    “你很幸灾乐祸。”

    “你嫁不成了,反正大婚没举办过,再说了,我大燕又不是大乾,将礼法和女德看得无比郑重。

    这婚别结了,也省得再糟心下去。

    我想,

    我的郡主姐姐,这点魄力和格局还是有的。”

    “我确实是累了,本来我就没想嫁过来,你们姬家的男人,一个个地都是坏种,我是被父母逼过来的。

    然后等了这么久,等啊等的,居然愣是没能把自己给嫁出去。

    习惯了荒漠无垠,却一不留神在这燕京城里憋屈了这么久,过几日我就给陛下上书,求陛下让我出去透透气,相信陛下会准许的。”

    这点面子,还是有的。

    而且这样一来,婚事,也就能因此淡掉了。

    “回北封郡继续打你的蛮人”姬成玦问道。

    “呵。”

    郡主伸手,撩起自己脸庞的青丝,

    道:

    “沙子看腻了,我想去看看雪。”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