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一十六章 墓碑被拆

作者:慕北屹顾小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身子激灵了一下,随即不悦的转身看着慕北屹,手中扬着他手机,戏谑的道:“慕北屹,倒没想到还有另外一个姓顾的女人给你打电话呢,得知你和顾兰心睡觉后,伤心欲绝的挂断了电话呢,你说,我是不是做了一件好事!”

    慕少冷漫不经心的开口,只一瞬间,慕北屹的神色顿时峻冷,冷的没有一点温度,慕北屹信步走下楼梯,快步来到慕少冷的面前。

    “你接了电话?”

    “我好心给你接…”

    慕少冷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惨叫了一声,慕北屹毫不留情的夺过来手机,握着他的手狠狠一转,慕少冷在他的面前完全束手无力,轻松的就被甩到了沙发上。

    慕北屹看着上面显示着的通话记录,呼吸一重。

    慕少冷恶狠狠道:“怎么,心疼了?慕北屹,看不出来你还有这花心一面,我倒是有些对那个女人感些兴趣呢。”

    那个女人!

    慕北屹眼底掠过一丝深深的凉意,薄唇轻启,十足的警告:“我劝你不要自找难看。”

    话毕,他再不看慕少冷一眼,直接信步向外走去,俊目沉沉的离开了老宅,不顾顾兰心还留在老宅里。

    出了老宅后,慕北屹坐在车里,神色都是冷峻的,易佰在前方开着车,连忙负荆请罪着:“慕总,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昨晚您在老宅里发生了这件事情,才没有及时进去救您的。”

    慕北屹的神色冷的要滴血,随时都有可能将人给“一刀两断”的感觉。

    慕北屹幽冷的目光带着几抹深意,“囡囡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京都有没有这个人。”

    易佰闻言,先是诧异,随后失望的摇了摇头。

    只一瞬间,慕北屹搭在腿上的手便倏地收紧,青筋直冒。

    顾氏的处境愈发的处于危险的境地,顾振海如待宰的羔羊一般,越发的如坐针毡,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顾振海恼羞成怒,经过黄梅在一旁的阴奉阳违,只能再次拿出顾小陌的母亲来威胁她了!

    她是真的不信他不会对欣然做出什么吗?

    顾振海失了智,对着手下径直吩咐道:“去拆了原夫人的墓碑!”

    就连手下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都不由得吓得脸色一白,不敢相信顾振海竟会做出这样的事,他们试图劝导着:“顾总,这件事要不要再考虑…”

    “我的话难道都不听了吗?我说去拆就去拆!”

    顾振海气急败坏的吼着,手下顿时不敢再有逆言,快速的转身离去。

    随即顾振海便拿捏着把柄向顾小陌发出最后的号令,“小陌,你跟慕总求情了吗?”

    南辰安答应帮囡囡解决好病情的事情,便暂时先离开了医院,顾小陌一人坐在病房门前,冷声回道:“你的宝贝女儿就能求情,用不着我去说这个话。”

    “你当真是在挑战我的耐心是吗,顾小陌?”顾振海压低声音,恶狠狠的咬牙切齿道。

    不知到为什么,顾小陌竟从顾振海的语气里听出了几分阴谋,她眉峰收拢,郑重问道:“你要做什么!”

    “我说过,小陌,帮帮爸爸这一次,我或许还会帮帮你的女儿,没想到你还和刚刚搬来京都的南总认识?”

    顾振海话锋倏转,手中紧紧捏着那张照片,到没想到,他的女儿竟然会认识那么大的人脉,让人颇有些震惊。

    顾振海眼里的精明与计划更加的明显,这种有利的资源他必须要好好利用住!

    顾小陌冷声应道:“顾振海,你想都别想,我不会帮助顾氏,我母亲去世了,顾氏早该给我的母亲陪葬了!”

    一句冷声,彻底挑破父女俩这几日的纠缠对峙!

    顾振海潘然震怒,当即就紧握成拳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顾小陌!你是当真认为我不会对欣然做什么对吗!我告诉你,倘若你今天再不给我解决问题,我就把欣然的墓碑给拆了,现在人已经过去了,不信你试试!”

    惨无人性的一句话霎时间让顾小陌“腾”一下,脸色煞白的站起来,握着手机重了重:“顾振海,你说什么!”

    “呵,现在来东山,我让你看看,墓碑是怎么拆除的!”

    一句句冷声狠狠的扎在顾小陌的心尖上,伤的遍体鳞伤。

    她怎么的,就摊上了这样的一个爹!

    顾小陌心跳漏了一拍,连思考的余力都没有了,快速的收起手机,向医院的外面跑了出去。

    恰巧与慕北屹错开了,慕北屹刚刚到达医院,顾小陌便已上了出租车向东山的方向驶去了。

    慕北屹信步来到囡囡的病房门前,有两个小护士在病房里守着囡囡,却不见顾小陌的人影。

    慕北屹当即眉心一拧,抓着一个小护士便沉声问道:“顾小陌人呢?”

    “顾…顾小姐她刚才…接了一个电话就跑走了。”

    “谁的电话?”

    “我…不知道,但看顾小姐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小护士瑟瑟缩缩的道,因为此刻慕北屹的脸色已经沉到了极点。

    不知为什么,慕北屹的心里竟有些不好的预感升起,他快步转身,吩咐着易佰:“调查顾小陌此刻在哪里!”

    顾振海一意孤行,五年来他没有来看过欣然一次,此刻看见欣然的墓碑正在被手下给拆着,心中虽有情绪,却没有办法。

    他若是不拿这个来要挟顾小陌,顾氏就彻底没有救了,顾兰心的求情在慕北屹那里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用处!

    半响,就见到顾小陌瘸着腿疯狂的向这边跑了过来。

    “放开!”顾小陌气的脸色通红,冷冷的看着顾振海。

    山上的温度比较低,顾小陌穿的单薄,此刻站在这里,冷风便吹拂在身上,浸着凉意。

    她却恍若未闻,愤怒的看着顾振海,“顾振海,你这么做对得起她吗!”

    “小陌,爸爸也是没有办法,倘若你再不跟慕总求情的话,顾氏就真的没了,顾氏没了,你妈妈的心血也全都没了,”顾振海言辞阵阵的开口,连一点愧疚的意味都没有。

    顾小陌的头发被冷风吹得有些乱,她怒不可遏道:“我与慕总有什么关系?顾振海,你少拿我当假想敌,顾兰心若是想家给慕北屹,我一点都不会拦着,五年你不来看她,现在还让她不得安宁,顾振海,我算是彻彻底底的看透你了!”

    父女彻底反目成仇,顾小陌气的失声,嗓子沙哑到不行。

    既然撕破了脸,顾振海自然不至于在上演亲情戏码:“随便你怎么说,反正现在你自己选择吧。”

    手下依旧没有停留的继续拿锤子去拆着墓碑,上面还存留着上次顾小陌放的小雏菊,此刻却格外的刺痛着眼睛。

    顾小陌攥紧双手,不顾一切的冲上前去阻挡着那些手下,“你们松手!”

    “顾小姐…”

    顾小陌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守护着妈妈的最后一个骄傲,她紧紧的将墓碑护在怀中,“敢锤吗?”

    她眉眼冷厉,丝毫没有俱意的看着面前的手下,手下若是还想在拆墓碑,就只能把她给弄开。

    慕北屹离墓园越来越近,当他走近墓园的时候,在看到顾小陌跪在墓碑前,双手死死的抱着墓碑时,浑身的力气好像被抽走了一般。

    不只是一次,他在看着顾小陌坚韧的一面时,眸中满是震惊与意外。

    慕北屹用最快的速度来到了顾振海的面前,她身形单薄,却丝毫没有退缩。

    “这都是在做什么!”慕北屹的一阵冷喝,震住了顾振海。

    顾振海惊慌失措的看过来,一时脸色五味杂陈,不知该如何解释。

    “慕总,您怎么来了?”

    “回答我的问题!”慕北屹幽冷开口,声音冷到让顾振海不战而栗。

    顾振海的身子不由得抖了抖,偏头扫了一眼顾小陌,顾小陌仍跪在墓碑前,当她听到慕北屹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的时候,紧绷的神经好像慢慢的松弛了不少。

    他出现了,顾小陌此刻唯一存留的念头便是,妈妈的墓碑终于可以守住了!

    若是放在以往,或许顾小陌会忍不住的想要掉泪,但现在,哪怕心里受了再大的伤,可顾小陌却好像哭不出来了,眼睛干涩,连一点眼泪都没有。

    她腿上的伤就没有好过,刚才“扑通”一声跪在墓碑前,腿上钻心的疼痛更是蔓延到四肢百骸,席卷整个身体。

    顾振海连忙谄笑着补救道:“慕总,您别误会,我就是打算给小陌的妈妈重新修一个墓碑,小陌误会了我要拆下来,这都是一个误会!”

    顾小陌心中冷笑,一字一句清晰的开口,“需要我将通话的录音放出来吗!”

    顾振海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十足,他不禁有些切齿,“小陌,你!”

    慕北屹对于顾振海的话丝毫不信,凉薄的唇轻轻一勾,声音带着十足的冷酷:“顾总是对我的做法感到不满,是吗?”

    明明是不咸不淡的一句话,却句句诛心,顾振海吓得脸色都苍白了,他哭丧着脸乞求道:“慕总,之前的事情都是一个误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