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百九十三章 送行

作者:Loeva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谢慕林在前院里盯着管事婆子们把所有装好行李的马车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任何遗漏,又让人按着名单清点所有到场的男女仆妇,省得落下了谁在京城。

    等到清点完毕,没有任何差错了,她便回头看向长兄谢显之。谢显之点点头,走向金萱堂,片刻后扶着谢老太太出门上车。

    ybfenqi谢老太太一手扶着大孙子,另一只手扶着宛琴,不大满意地小声嘀咕着:“天才刚亮而已,大早上的,连早饭都没好好吃。其实时间也没多紧,偏你们大惊小怪”

    说完了,她又不高兴地转头瞪了宛琴一眼:“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做什么我老太婆都走得比你利索你是昨儿晚上做贼去了么”

    宛琴回过神来,面露惶恐之色:“老太太恕罪,是我错了。”

    “当然是你错了你要是不耐烦侍候我,就滚一边儿去”谢老太太说翻脸就翻脸,完全忘了宛琴近日的殷勤小心,拍开她的手,叫过珍珠来扶自己,便头也不回地走向马车了。

    宛琴竟然也没跟上去,仍旧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带着自己的丫头登上了另一辆小马车。

    谢慕林觉得她有些奇怪,但他们一家都要走了,料想她也出不了什么ysjzs夭蛾子,便让香桃给张婆子带话,多留意宛琴的动静,然后就不再理会了。

    张婆子的男人腿脚上的毛病大有改善,因着张婆子得了谢慕林的青眼,这次他们夫妻也将会随主家北上,专门替二姑娘跑腿办事。这意味着他们夫妻的事业有了新开始,张婆子眼下正积极着力求表现呢。她是在门房上做惯了的人,眼尖得很,宛琴有任何异样行动,都瞒不过她去。

    谢家祖孙一行人在京城的谢家大宅逗留了大半个月,又再度继续他们北上的旅程。这座宽敞气派的大宅,不知要多少年后,才会再度迎来它真正的主人了。

    蔡老田夫妻含泪将主人祖孙一行送出了大门,直到马车队列消失在道路尽头,方才回到宅子里,关上大门。他们要负责看守宅子,并经营桂园,不能到码头上送行主人,但想到自己的儿女能跟在主人身边,连小女儿小桃都跟着姐姐离开了,将会拥有更加美好的前程,心中的不舍便减轻了许多。

    谢家一行人坐着马车,穿街过巷,出了城门,并在燕王府所定的出发时间前半个时辰,顺利抵达了京郊码头。

    燕王府的船队已经做好准备,但尚未迎来自家主人。码头上几乎已经清了场,闲杂人等几乎不见,除了前来送行的达官贵人,便是计划着要随燕王府船队北上的客船旅客或商人。谢家的船队是另外从小庄那边的码头开过来的,已经早早停靠在了自己的泊位上,谢谨之还打发了小厮石砚到码头路口等待,远远瞧见自家马车到了,马上就迎上去引路。

    谢慕林扶着谢老太太从马车上下来时,周围已经让自家仆妇围好了围幛,因此看得还不如马车上清楚。她也不在意,先扶了谢老太太上船。有谢映慧接手,又有珍珠何婆子她们侍候,谢显之又跟着谢老太太进了船舱,暂时没她什么事了,她便回身命香桃去指挥下人搬运东西,自己则到了旁边的船上,给宋氏与谢梅琤请安问好。

    她意外地在宋氏那边见到了几个熟人。

    宋氏那位年轻时的闺蜜,镇江府推官陶炯的母亲陶于氏,带着儿媳连氏与堂侄女陶樱,都坐在客舱里。

    原来陶家人已经在两天前到达了京城,目前就寄住在谢家的小庄上。陶炯正在等候大理寺开庭审案,他随时可以作为证人接受大理寺官员的询问。

    谢映慧的小姐妹卢飞云之父卢少卿,行动的效率非常高。刚刚从谢家人处得到了镇江知府的情报,转天就开始了侦办工作。那位镇江知府也是太大意了,在离京城这么近的地方做官,又清楚自家靠山已经靠不住了,却还不知收敛,正好被卢少卿抓了个现行,眼下已经入了大理寺牢狱。随行的还有许多同党小伙伴。陶炯作为出淤泥而不染的一股清流,以证人身份来到了京城。据说连皇帝都关注到了这桩案子,多次询问大理寺的审讯进程,非常关心结果。若没有意外,这桩案子一过,陶炯八成是要高升的。

    陶家女眷随陶炯进了京,先去拜访了宋氏,向她道谢。若没有宋氏帮忙,将案子报到了大理寺,只怕他们一家还不知要身陷镇江多长时间。据说送走谢家人后,陶炯已经遭遇了两次“意外”,差一点儿就有生命之忧。若不是卢少卿带人来得快,很难说陶家人如今会面临什么样的险境。

    今日谢家两房人出发离京北上,陶家人虽然跟宋氏母女相处了两日,还是亲自送到了码头上。陶炯其实也来了,不过不好跟女眷们待在一处,正与谢谨之、杨淳以及黄岩他们在一处说话呢。

    谢慕林听说黄岩也来了,顿时悄声问了杨沅:“黄举人也在,是不是他跟大姐的事儿定下了”

    杨沅拿帕子遮了口,冲她眨眨眼,压低声音道:“外祖母亲自求一位认识的老先生给他俩合了八字,已经立下了婚书,交换了信物,只是不曾向外宣扬罢了。”

    行了,这就足够了。宣扬不宣扬的都在其次。等到他们一家到达北平,与父亲谢璞会合,拿着信物跟黄岩的母亲见面商量,两家结亲的消息就可以传开了。现在黄岩要在京城备考,当然不好随意传出风声,惹得那心思叵测的曹家人找上门来生事。

    nbswwaqk谢慕林回想起方才看见自家大姐谢映慧精神奕奕的好气色,估计她应该挺高兴的,便在心中祝福她能心想事成,一生幸福美满了。

    谢映芬带着丫头送了茶点上来,便在谢慕林身边坐下了。她面上也带着微笑,顺手就给杨沅递了一份点心,正好是后者喜欢的口味。后者惊喜地接过来,又分了一半给陶樱,陶樱抿唇微笑着小声道谢,三个小姑娘头碰头地聊起了天,。

    谢慕林坐了一会儿,便起身去看家里人是否都运完了行李,齐齐上船了,正好碰到了张婆子。

    张婆子压低声音向她禀报:“租咱们家大宅客院住的一户姓万的人家,他家一个婆子方才来瞧热闹,看咱们搬行李装车,偷偷给琴姨娘塞了封信,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就转身走了。琴姨娘后来进屋看了信,出来后就有些神不守舍。她的丫头也觉得不对劲,倒想偷看那信里都写了些啥呢,却发现琴姨娘在屋里把信给烧成了灰,什么都没剩了这会子叶伙计跟着毛掌柜过来送信,琴姨娘把叶伙计叫了去,姐弟俩避着人正说话呢。”

    谢慕林挑了挑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