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百八十三章 嫌弃

作者:Loeva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nbsgongshaohuap若不考虑一般世情,只从政治影响出发的话,皇帝立刻就接受了燕王的思路。

    他还道:“也罢,既然瑞儿自己看中了谢璞的女儿,谢璞的官位、人品也还凑和,那就成全了他吧即便成婚之后,有什么不如意之处,瑞儿贵为燕王世子,想要纳侧妃妾室也容易。侧妃可协理王府事务,朕也可以多赐几个美人侍候他,总会让咱们自家的孩子顺心如意的。”

    燕王笑笑,对此不置可否,转而提起了正事:“皇兄已经决定了要正式册立重林为燕王世子么可皇兄本来已经放出风声,打算将三皇子出继的,眼下忽然改了人选,要如何向朝臣交代若是先恢复重林的身份,少不得会有朝臣拿他的出身挑三拣四。虽说他日后便是弟弟名下唯一的子嗣,这世子的名份是跑不了的,可这种事没一年半载的功夫,恐怕也定不下来。弟弟却还有边境军务与辖地政事要处置,不可能在京城耽误这么长的时间。就连重林,也不合适留在京中,直面他人非议抵毁呢”

    皇帝沉吟片刻,便道:“你先带着孩子回北平去,对外只说是你的儿子。世子不世子的,就等朝中议定了,再下旨册封也不迟。在那之前,你跟瑞儿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只要把他护好了,哪个不长眼的跳出来惹事,你都只管打回去,不必顾虑太多。”

    至于三皇子朱玾,皇帝如今已经打消了将他过继的念头。且不说萧明珠与他的亲骨肉比萧明珠妹妹为他生的儿子更重要,光是萧明玉身上的嫌疑,也令他心中膈应不已。倘若他查出萧明玉确实干了那些恶事,别说专门替她的儿子择定一个富贵无忧的未来了,他怕是连多见他们母子一面,都会觉得不耐烦,直接将他们与曹皇后、太子这对母子并列,视作平生最厌恶之人了

    再者,虽然萧明玉才是可能的首恶,她所生的三皇子当年还未出世,是无辜的,皇帝也曾真心疼过他几年,并且用心教导,有意令他继承大统,可无奈这孩子太让他失望了,总是做些自以为聪明的事,却聪明不到点子上,专爱弄些上不得台面的阴私手段,全无人君气象。这样的人,如何能成为储君

    皇帝想起自己的五个儿子,便忍不住想叹气。

    长子萧瑞直至如今方才身世大白,却已错过认祖归宗的最佳时机,只能以燕王之子的身份回归朱氏宗室,却是终生都不可能光明正大地唤他一声父皇了。这孩子固然聪明、英勇,人品也过关,还重情重义没有资格成为储君,便一切免谈。不过,他今后能继承燕王府,负起守边重任,倒也合了他的品性与本事。若他从一出生就在宫中长大,不做储君的话,也差不多是这样的前程了。

    次子东宫太子朱瑸,曹后所生,在曹氏与曹家众人的教养下,曾经也有过乖巧的时候。皇帝从前不满他对曹家过于顺从,等到发现他原来也会与曹家有矛盾时,还生出过几分希翼来,没想到他不听曹家的支使了,却又改而听起了身边侍妾的耳边风那女子还是个见不得光的罪臣家眷做出许多荒唐之事,令朝中众臣失望不已。皇帝从此对他彻底不抱希望了,早有意要废了他,只是暂时还找不到理由,只能先把曹家解决了再说。

    二皇子朱瑛,昭仪林氏所生,小时候也颇得皇帝欢心。无奈林氏出身低微,眼界不高,养出来的儿子也是好勇斗狠,心胸狭窄,与人争斗时,为达目的,往往无视大局。这样的人,做个太平王爷,尚且容易招惹祸患,更别说是做一国之君了皇帝担心他一旦继位,日后边疆怕是要多事,徒耗国力,于社稷无益,因此早早就将他踢出了储君候选人之列,刻意做出疼爱他、器重他的假象来,不过是为了刺激曹后与曹家人罢了。

    四皇子朱珞倒是个好孩子,虽然年纪尚幼,却难得聪明伶俐,又知所进退,不但能讲道理,也知道顾全大局。虽说眼下看着,他脾气有些太好了,行事总透着几分稚嫩,可他这才点年纪呢皇帝有信心,只要自己好生教导他几年,这些不足之处都是可以克服的

    况且四皇子的生母娘家是四妃中最不显赫的一个那日后就不必担心外戚会坐大。他本身与燕王府关系最和睦,原本也确实是打算过继燕王府的,如今父子缘份虽没有了,但若能因为与燕王一家的良好关系,与长兄萧瑞结下良好的兄弟情谊,日后兄弟齐心,定能把国家社稷治理得更加太平稳定。

    皇帝觉得自己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回头再看一眼三皇子,越发觉得不耐了。他忍不住向弟弟燕王抱怨:“汾阳王兄昨儿带着儿子进宫告状,幸好事先禀明朕,请求摒退了左右,否则朕这张老脸都要叫老三丢光了他心里不乐意娶蓝氏为妻,朕是知道的,不就是因为蓝氏名声不好么可她的坏名声,跟老三脱不了干系,实际上是真坏假坏,他自个儿心里明白,这又有什么好嫌弃的林氏给老二挑了个武将之女,太子妃又是薛老头的孙女儿,文武都全了,可开国勋贵之后,皇亲贵戚之家,却连一个皇子妃都没摊上,早就在太后与朕面前哭了不知多少回。朕想着,老三娶个勋贵之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将来他去了北平,京里的流言蜚语也传不过去。没想到他嘴上答应得好好的,背地里却使这样上不得台面的阴私手段”

    他哼哼了两声:“为了不娶蓝氏,竟然硬要往自个儿zogdispy头上栽赃一顶绿帽子他这是什stjix么臭毛病他眼里还有没有朕这个父亲”

    燕王轻咳了一声:“三殿下也是小孩子家不懂事。他一心想求娶表妹,哪里乐意另娶他人萧明德的嫡女,也不可能屈居侧妃之位呀。”

    皇帝顿时又想起了萧明德来,沉下脸道:“朕如今也不知道明德心里在想什么了倘若他当真无意将女儿嫁给老三,为何不早早把女儿嫁出去他如此苛待朕的瑞儿,心里当真没有等老三做了储君,便顺水推舟成为未来国丈的想法么明珠到底已经去了多年,在他心里,怕是比不得已经做了贵妃的活妹妹吧”

    燕王乐于看到皇帝整治萧明德一家,却无意插手其中,免得回头引来皇兄的猜忌。他再一次顾左右而言它:“皇上,方才弟弟进宫时,遇到太后身边的宫人,让弟弟把重林带进宫来,给太后见一见,您觉得如何”

    皇帝怔了怔,沉默了一会儿,才叹道:“就让母后见一见吧只是见一见而已。孩子离京之前,暂时不要惊动太多人,更不要让曹氏注意到他,对他不利无论是宗室玉牒记名,还是公布身世,朕都会等你们离京之后再办的。你记得,千万要把他护好了,别让他受委屈。”

    燕王郑重行礼:“臣弟领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