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23章:周小宁的下场

作者:慕微澜傅寒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昏暗烛火照应在她白皙的小脸上,她看着蛋糕说:“我没有愿望。”

    林薄深修长的手臂搭在她坐着的椅背上,靠的她很近,这个动作亲密的像是将她环抱在怀里。

    他看着她道:“怎么会没有愿望”

    傅默橙转头看着他,“我的愿望是拜托你离我远一点,你会帮我完成心愿吗”

    林薄深目光里划过一抹暗色,但很快掩饰过去,“除了这个,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傅默橙吹灭了蜡烛。

    林薄深打开了灯,“我去端菜,做了你爱吃的酸豆角肉末饭。”

    dpstextie

    等林薄深将做好的热菜端上来,递给她碗筷。

    傅默橙看着桌上那并不算完美的草莓蛋糕,道:“这个蛋糕做的很丑。”

    林薄深被嫌弃,倒也没有不悦,淡笑道:“你得体谅我是第一次做这种东西,在蛋糕店学了一下午,失败了好几个,连蛋糕师傅都劝我放弃。”

    做成现在这样,能看的过去,已经算足够成功了。

    林薄深自认,做这个的手功能力的确太差,奶油也挤不出花来。

    见她无话,林薄深道:“虽然不耐看,但味道应该不差,要不要尝尝”

    她没有拒绝,林薄深坐到她身旁的椅子上,拿起切蛋糕的塑料刀,切了一块儿带新鲜草莓的放到她面前的瓷碟里。

    傅默橙用叉子吃了一口,味道不差。

    林薄深问:“好吃吗”

    傅默橙道:“比我中午在家吃的冰淇淋蛋糕差远了。”

    “那下次我去学怎么做冰淇淋蛋糕。”

    林薄深脾气耐心到了极致,对她比七年前更好。

    林薄深给她盛了酸豆角肉末饭。

    傅默橙拒绝:“我不吃这个。”

    这倒让林薄深有些意外,他清楚的记得,七年前她很爱吃酸豆角肉末饭。

    “怎么了”

    傅默橙丢了两个字,“膈应。”

    林薄深一时不解,但没有深想这件事,以为是因为酸豆角肉末饭会让她想起他们的从前,所以抗拒。

    今天她生日,她是寿星,林薄深不想勾起她不愉快的回忆。

    于是道:“那不吃这个,吃点别的。”

    今晚的菜,虽然很简单,但都是家常菜,让人很有食欲。

    青椒炒土豆丝,西红柿炒鸡蛋,清炒西蓝花,粉蒸排骨,红烧虾,还有一个小青菜汤。

    林薄深取了一碟虾,亲自剥虾,很快便剥出一碟完整的虾肉来,推到她面前。

    傅默橙道:“我不饿。”

    “不饿也得吃点儿。”

    “我不吃。”

    “厨房煲了山药排骨海带汤,我去端过来。”

    林薄深起身去了厨房。

    傅默橙看着面前的那碟虾肉,咬了咬嘴唇513p,虾肉看着鲜美滑嫩,还带着料汁。

    她夹着一个塞进了嘴里。

    而后,又吃了一个。

    等林薄深端着汤过来时,她的筷子刚好夹到碟子里最后一个虾肉。

    她有一种考试作弊被抓到现行的心虚。

    但却故作理直气壮的夹着那最后一粒虾肉,若无其事的塞进了嘴里。

    吃都吃了,全吃光也一样。

    林薄深看着她,宠溺的笑,眼底是玩味。

    而后,林薄深又剥了一碟虾肉。

    傅默橙吃的一干二净。

    一盘子红烧虾,几乎全是她吃的。

    吃过晚餐后,林薄深收拾了桌子。

    而后,他吩咐道:“你坐在这儿等我下,我有礼物要送你。”

    傅默橙看着他挺拔的身影上了楼。

    她看向桌子上那个还未吃完的草莓蛋糕,拿着叉子又往嘴里塞了几口。

    吃的太急,噎到了。

    她连忙喝了口水。

    等林薄深从楼上下来时,她立刻将偷吃的手收了回来,放在桌面上,状似无意的单手支着下巴。

    林薄深回头时,扫了一眼那又少了点的草莓蛋糕,薄唇边笑意更深。

    她嘴角边,还有偷吃时蹭上的奶油沫子,她浑然不知。

    林薄深将一只包装好的四四方方的礼盒送给她。

    她接过,往旁边一放,不认为有什么惊喜。

    林薄深坐在她身边,含笑的看着她,“不拆开看看吗也许有惊喜呢。”

    “不就是首饰什么的”

    “不是。”

    傅默橙看他高深莫测的目光,将礼盒拿了过来,大咧咧的撕开包装纸,里面是个正正方方的礼品盒,没什么稀奇。

    她带着平常心打开,可一打开,没看见什么首饰,也没看见衣服,或者是包包。

    里面摆着一叠音乐会的门票。

    还有一沓照片。

    傅默橙手指顿了下,下意识的伸手拾起那些照片,她发现,每一张照片里,都有她,即使有很多张照片里,她并不在照片的中心,人潮涌动里,她所在的位置很偏。

    这些照片的拍摄者角度,像是偷拍。

    而每张照片下面的日期,更是让她心脏猛地一颤。

    时间间隔,跨越七年之久。

    而那些音乐会门票,全是她的音乐会。

    傅默橙握着那些照片和门票,一时间说不出任何话来。

    她只低着头,默默看着那些照片和音乐会门票。

    林薄深沉声道:“过去七年里,我每个月都会抽出时间飞去费城看你,你说我不关注你,我只是不知道该怎样出现在你面前,我不是不想去找你,分开的那七年里,我每一天都想过要去找你。”

    “你的每一场音乐会巡回演出,我都会去看,我就坐在观众席里,如果你仔细看的话,也许能找到我。”

    “我曾想过,我们这辈子都不要再见了,我努力尝试过要忘记你,但我可笑的发现,我越是想忘记你,就越是能记起我们在一起的时光。”

    “在纽约街头看见快餐车卖麻辣烫卖奶茶,会记起你;回到家看见排骨窝在沙发上等我,会记起你;做酸豆角肉末拌饭的时候,会记得这是你最爱吃的饭;看见纽约街头有穿婚纱的新人拍婚纱照,会想要是当初没分手,现在你一定嫁给我了。”

    “你穿上婚纱的样子,一定比我见过的所有新娘都漂亮。”

    “这七年里,我每天都在幻想,你张着双臂扑进我怀里,像从前那样缠在我身上。”

    “默宝,我有多想忘记你,就有多爱你,曾经我只是狭隘的以为分开对两人都好,可我从未想过,其实两个人在一起会对彼此有多好。”

    “我爱你这件事,从未停止过,这分别的将近三千个夜里,我才发现,能爱你,原来是我做过的最快乐的事。”

    “去美国后,我才明白,原来爱你这件事,是我继续下去的所有动力。”

    “不爱你,我会死。”

    傅默橙垂着脸,眼泪,一颗一颗的砸在手里的照片上。

    那上面全是她。

    林薄深修长的手指,抬起她的脸。

    他看着她湿润的水眸,声音低哑道:“默宝,这七年里,我和你一样,关注着你,爱着你,从未停止过,你听见了吗”

    傅默橙双眼通红的看着他,“为什么不来找我你不怕我跟别人在一起再也不要你吗”

    那时,她好想他。

    林薄深咽了咽喉结,目光深邃的注视着她:“怕。”

    “但我又希望你这七年里,有交过男朋友,这样你或许不会觉得那么孤独。因为这七年里,每一个失去你的日夜,我懂那有多难熬。”

    “可我又自私的希望,你心里只有我。”

    傅默橙瞪着他,一字一句的说:“我讨厌你。”

    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他的大手,搂着她的脖子,指腹贴着她的脸,碰到她滚烫的眼泪,觉得无比灼热,快要将他的皮肤烧出一个洞来。

    林薄深的额头,抵上她的额头,目光温存缱绻的看着她说:“我让你知道这些,让你知道我爱你,不是为了让你哭的。”

    而后,他吻住了她。

    吻的专注而温柔。

    他吻去她脸上咸涩的眼泪,吻去她嘴角的奶油,与女孩柔软的唇瓣,痴缠。

    傅默橙哭的哽咽,但林薄深没有停止吻她。

    帝都,深夜。

    周小宁心情极为郁闷不爽,从酒吧发泄一通糟糕的情绪出来后,正往酒吧一条街外面走。

    她的车停在不远处的巷子里,附近没有停车场。

    她走到车门口,刚想拉开车门,就被一只粗糙大手捂住了口鼻,往巷子深处拖去。

    “唔”

    几个年轻力壮的大汉将周小宁堵在了黑暗的巷子深处。

    这边是酒吧一条街,晚上四周走动的人乱的很,指不定是什么流氓色鬼。

    周小宁惊恐的看着他们:“你们是什么人”

    “你还有脸问我们是什么什么人,你当了别人的三,破坏了别人家庭,有人叫我们来教训教训你。”

    周小宁眼底一慌,知道是魏太派来的人,连忙道:“你们不能教训我我肚子里已经怀了魏谦的孩子如果魏家的继承人有什么闪失,njhsdk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呵你以为你肚子里这个野种魏家会稀罕实话告诉你吧,魏太就是让我们来解决你肚子里的孩子”

    周小宁预感事情不对,拔腿要跑,却被其中一个大汉抓了回来,压在了巷子坚硬粗糙的墙壁上。

    那大汉一个耳光甩了过去,直接撕开了她的衣服。

    “臭表子能勾搭豪门已婚男人,功夫不错吧看你这样子就够浪”

    “兄弟们,上”

    ,ntentnu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