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29章 民心所向

作者:木子蓝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云南那边的蛮人喜欢吃虫子,什么毒蝎毒蜘蛛毒蛇虫子都吃,但想在那边吃点蝗虫还真不容易。

    “到了京师可真得好好尝尝这蝗虫,各种做法,层出不穷,咱们京师的蝗虫甚至都是供不应求呢,据说都有那胆大的商人,自己盖棚拉网养殖呢,还赚的盆满钵满的,这蝗虫卖的比粮食还贵呢。”

    这么些年来,向来重视粮食安全的朝廷,对粮食抓的很紧,到处都是粮仓,年年朝廷都要统购任务,导致的结果就是粮食储量异常丰厚,且由于朝廷调节粮价,就形成了如今天下各地粮价相当,没什么差异,甚至十年来粮价平稳,没有什么跌落起伏,因为丰年之时,朝廷会提价收粮,保证农民收益,而灾年之时,朝廷会早做预备提前调粮开仓平市。

    斗米十钱,这个价,已经维持了十年之久。

    从洛阳到长安,从太原到辽阳,从范阳到金陵,再从产粮的交趾到西北的武威,再到西域的高昌、伊丽,各地一年到头,官仓售粮价格都是维持在斗米十钱。

    这背后,正是朝廷强大的粮食储量,以及异常强大的粮食运输调配体系,哪怕是十余郡的大灾,现在都不会出现过去那种遍地流民的情况了。

    每年在海上、运河上跑的船中,都有许许多多的粮船,这些南粮北运,东粮西输的政策,保证了各地粮食有足够的存储量,可以应付百年一遇的灾情。

    各地粮价平稳,反倒是那些副食品倒是不便宜,就如洛阳城有名的几样小吃,烤蝗虫、炙鸭、烧鹅这些都很贵,而猪羊这些反倒供应量大价格稳定不贵。

    这里面是朝廷对民生保障的特有逻辑,凡是生活必须的民生用品,必然是量足价稳不高,而那些不是必须品的,反倒可能就比较贵,皆因对于这些非必须品,朝廷是不会深入参与的,但对粮食、牛羊肉、布匹、皮毛、药材等等这些,朝廷都是强力参与并控制的。

    好比农民买耕牛,耕牛不但不太贵,且不必交税,买了之后还会有额外的官府补贴,但如果你是买马当坐骑,那就得另交车马船购置税,还要交契税,每年还要年检。

    如果你买来不止是家用还要运营做生意,那就还得另交营运税、交易税等等。

    这就是朝廷的逻辑。

    跟买地一样,得保障百姓的基本耕地数量,而对那些地主们额外的土地买卖交易,那是要课以很重的契税的,甚至这契税还是阶梯性上涨的,每超一个档,纳的契税越高,从一档的二十税一,到二档的十税一,再到三档的十税二,一直到四档的十税三,五档的十税四,最高能达到交易额的四成契税。

    京师的住房也是如此,给城中居民有分给规定数量的宅基地,但对于外地人购买,那税可就高了。

    这就导致,本地居民都能有起码的住房保障,但是市场流通的住宅或地皮又贵的离谱。

    许多外地在京任职的京官,都买不起房,只能住衙门后堂,或是住官府所建的官邸。

    一个小院子起码也得几百万钱起,若是京师主城区,尤其是其中的黄金地带的上东城区和上西区,那可就更贵了,随便一栋宅子都是数千贯起。

    罗存孝拍了拍自己的大肚皮,“我觉得咱们大秦不抑工商,但抑兼并。虽然工商大贾动则身家万贯,甚至百千万贯者也比比皆是,可朝廷做的最好的一点,就是对底层百姓关怀备至,给予了他们最基本的保障,起码做到耕者有其地,居者有其屋。”

    “是啊,咱们京师,数百万人口,可街道整齐,市井小民虽匆忙行色,但却无人有菜色。”

    洛阳这样数百万人口的大都市,连一个乞丐都找不到。

    有手有脚的不可能让你当乞丐,你若是实在无产业,官府也会给你安排去做工,甚至给你移民到新征服的边地去落户分田。若是残疾孤寡无人奉养照顾,也会有专门的机构收养,会让他们做些力所能及的活,以换取自己的衣食照顾。

    就算是那些因病而破产、贫困的百姓,也能够向朝廷官府申请大病无息贷款,以及一些补助等。

    起码不用如以前一样,一人重病,可能把全家拖的破产,或是因为饥荒病痛而借高利贷,最后不得卖屋卖地,甚至是卖儿典妻的悲惨境界。

    朝廷对于底层的这些普通百姓,是非常仁厚的,也正因此,朝廷虽然这些年用兵不断,甚至工商方面有许许多多的税务,但百姓们依然极支持朝廷,依然忠于皇帝。

    就是因为大家觉得自己如今的日子过的有保障,有钱可以买大宅置车马,没钱那就安贫乐道,起码也能过上安稳的温饱生活的。

    更何况,三年初小义务教育的普及,也是让无数贫家子弟得到教育的机会,而皇家惠民药局、安乐医院的大力推广,也是让千千万万普通百姓受惠得利。

    两税法下,普通百姓承担的税务并不重,也没有瑶役等人身束缚捆绑,大家有田耕种,有空时还可以去做做工赚点钱,粮价安稳,兵灾匪患,也无苛捐杂税,对百姓们来说,这就是圣王在世,大治盛世了。

    “皇帝再当四十年,百姓都乐意呢,可皇帝才六十岁,身体还这么好,就想着退位,真是想不通啊。”

    存孝拍着肚皮叹道,若是他有兄弟这样的本事治国,能这么得民心,身体又还这么好,他都恨不得能在皇位上当到天荒地老,怎么还可能会想着退位呢。

    “可不,圣上诏令一颁,不知道多少百姓惊动,这段日子以来,每天都有无数地方的官员百姓上书朝廷,请圣上继位在位,甚至还有许多百姓跑来京师,在皇城前跪求的呢”

    “民心啊”存孝叹道,他在云南、丽水那边,虽然也有很高的威望,但那都是凶名,百姓是惧他畏他,而皇帝呢,那是真正的得万民拥护。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