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9章 她一直都在狡辩

作者:鱼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高考之后夏雨润就失踪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我是看到网上的视频才发现了当年的同学。夏雨润,我们这些老同学都支持你反击,而且,我们都觉得你和宋泽一才是官配,希望早日能听到你们的好消息。各位,我只是说了我所知道的事情,后续我不会再做说明,毕竟真的也跟他们三位当事人不熟,以后不会再就此发声,后会无期。”

    “谢谢大神的科普,哇,这么看来,夏可望会不会在高中时代就涉足了夏雨润和宋泽一”

    “她可以抢啊,重点是,她把泽一学长抢到手了还不好好珍惜,还要跟社会上的中年油腻男有一腿,这太打泽一学长的脸了,是我我也分手。”

    “”

    网上的评论愈演愈烈,各种声音层出不穷,基本上都是替夏雨润喊冤,替宋泽一可怜,以及大骂夏可望的,偶尔有几个站在夏可望那边的,都被认为是夏可望请来的水军,瞬间被更多网友的口水淹没。

    这种情势,夏宇涛已经无力挽回了,夏氏集团的股价不停下跌,集团内部也有匿名员工开始指责夏可望害了整个夏氏。

    不等警方的调查结果出来,夏宇涛首先公开发布了一份道歉声明,为女儿的事情占用公共资源而道歉,也为自己身为父亲的失职而道歉。

    夏可望看到道歉声明,疯了似的跑下楼找父亲理论,“爸,警方还在调查,你道歉个鬼啊你发这种道歉声明,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

    夏宇涛诧异女儿的质问,她还有脸质问

    秦渝月更是震惊,可望从来都是乖顺懂事的,从不跟父母顶嘴,从不会忤逆,今天怎么不过,可望让她震惊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她发现,这五年来,她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这个女儿。

    下人们倒是一点都不意外,老爷夫人不在家的时候,她就是这样大呼小叫不顾所有人感受的。

    “爸,你赶紧把道歉声明删除,我正在想办法扭转舆论,你这不是添乱吗”

    夏宇涛见她怒气冲冲地朝自己冲过来,还对自己指手画脚,他抬手就是一耳光,“啪”的一声,打到手掌发麻。

    “啊”夏可望惊呼一声,这一巴掌打得她瞬间倒地,眼冒金星,秒的反应时间过后,剧痛传来,痛到她飙泪。

    “你还有脸来质问我”夏宇涛憋了两天没有骂她,一直都在和公司同仁商讨应对之策,道歉是他们集体商讨之后的策略,这次危机公关能否成功,还要看明天的股价。

    夏可望手捂着脸,哭着说:“你道歉岂不是让我坐实了罪名”

    “还没有坐实吗”夏宇涛气得头脑发胀,大吼如雷,“你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反思,还想着狡辩翻盘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

    “校长和郭教授都来了啊,你知道郭教授是谁吗,他是我当年的班导啊,你让我多丢脸你知道吗你再作妖,只会更加打我的脸。”

    “我已经联系好了水军,舆论都是可以引导的,要不了几天就能扭转局面。”

    “怎么扭转你倒是说说看,怎么扭转”

    夏可望争辩道:“夏雨润才是惯三,她跟许多富豪都在一起过,她破坏了许多家庭,她还从我身边抢走了泽一这次那么明显是她设局害我,你不要被她骗了。”

    “啪”的一声,夏宇涛又给了她一个耳光。

    随即,她尝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一张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她只觉得脸颊内部的某处好痛,一耳光下来的时候,那里被牙齿咬破了,血流不止。

    秦渝月见状,立刻上前拉住丈夫,“宇涛,不要打,骂几句就行了。”

    夏可望捂着脸冷笑一下,三年前夏宇涛毒打夏雨润的时候,秦渝月可以扑过去用自己的身体阻挡,可到了她这里,却是骂几句就行了,呵,多偏心啊。

    “到底是我们被她骗,还是被你骗夏可望,我一直不知道你还有这样一手,你跟那个叫郭宋的私家侦探,怎么回事”

    夏可望张口就控诉起来,“还不是为了帮你办事我才联系到郭宋的”

    “我我”

    “姐姐当年做了那种见不得人的丑事,你不想声张,让我偷偷查,我怎么查,我只能找私家侦探啊。还有上次,你让我偷偷查询姐姐的下落,我怎么查啊,只能找私家侦探不是我跟郭宋是清白的,没有那种事。”

    “还没有,学校门口的监控都拍到了,还想狡辩”

    “那是郭宋喜欢我,既然他喜欢我,那我就是利用这一点让他好好帮我办事嘛好,我错了,我不该利用他喜欢我而跟他搞暧昧。”

    夏宇涛摇摇头,失望至极,如果说之前他还被她成功洗脑,那么,在校长等人的作证之后,他已经彻底清醒了,这个女儿嘴里没有一句是真话,她一直都在狡辩,狡辩,狡辩。

    夏宇涛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道:“行了吧,我不想跟你再说了,浪费力气。”

    “爸”夏可望哭着扑倒在他的脚边,卑微地揪住他的裤腿,抽泣道,“我是您的女儿啊,是亲子鉴定确认过的亲生女儿啊,您宁愿相信那么外人,也不相信自己的亲生女儿”

    “让你说句实话就这么难吗”

    夏可望无言以对,哭着继续恳求,“爸,爸爸,我以前过得很苦很苦郭宋接济过我,他救过我啊”

    更多的她不想再说,也不需要说,只要这一句,就会勾起夏宇涛的愧疚之心。

    “事情已经这样了,办法总比问题多不是吗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舆论的风向挽救回来的,爸”

    “在警方调查结果没有出来之前,你什么都不许做,现在,回房去,我不想看到你。”

    夏宇涛的冷漠让她心寒,同时也让她恐惧,爸爸会不会像赶走夏雨润那样赶走我

    回到房间,她看着镜子里双颊红肿不堪的自己,不甘、委屈、痛恨,她发誓一定会把今天所受的一切加倍地还给夏雨润。

    良久,她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能出来见一面吗好,那我等你电话。”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