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77章 恶人

作者:leidewen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无广告

    青青他们到张家门口时,张家老二已经在门外了,安安十分得瑟的坐在大马上,对着青青的挥着手。

    青青下车,对着张老二一礼“张二老爷,抱歉”

    “乔姑娘,别客气,别客气,小的真的没见过香芹。今儿中午乔爷就使人来跟小的说了,那丫头老太太送给乔爷了,但乔爷说没有这么占人便宜的,今儿就送了买卖的契约和钱钞,小的万不能偷拿那丫头的。”张二爷忙回头拿契约给青青看,一脸的诚恳。

    青青低头看着他的手,西门也看起那双手,没什么特别的。青青还是接过,但没看,把那张纸放在鼻子下闻了闻。

    “这是爷爷什么时候送来的”青青放下纸,这才抬眼看着张老二。

    “午后。”张老二怔了一下,还真的不知道青青想问什么。

    “谁交给您的”青青再问。

    “衙门的一个小”张老二想说什么,半天也想不该用个啥称呼。

    “这不是我爷爷的字,看来应该是由衙门的主簿大人写的,直接由着小衙役送来的。”青青笑了一下,看了张老二一眼。

    “这是自然的,上面还有衙门的红印呢”张老二也不懂青青在说什么,陪着笑脸。

    青青深吸了一口气,转向了西门开,指向了张老二,“扣起来”

    西门开想也不想就一个剑尖顶住了张老二的脖子。

    “乔姑娘。”张老二吓得都快尿了,看着青青,“我和乔捕头也是有交情的。”

    nbswhshp青青把那张纸交给安安,安安动动鼻子,眨吧了一下眼,“我们家的菜味对不中午的席跟晚上的席不一下,中午的席和下午的席不同,说晚上大家可以喝点酒,所以晚上的席里热炒多,油味重。”

    “乔姑娘,就只兴您家炒菜,就不许我们家炒菜”张老二急急的吼着。

    “还闻到什么”青青看着安安,“你啊,重点总也找不准。”

    “好吧,先闻到的脂粉味,是香芹的脂粉味,我们家只有她涂脂抹粉。”安安又鄙视的看了一眼张老二,“我为什么说菜味,若不是香芹的味道,我为什么说菜味”

    “人呢”

    “没有。”张老二瞪着青青,收回了刚刚的谄媚,颇有些阴冷了。

    “小越,开封府叫人。”青青对小越一笑,柔声说道。

    “西门大人借马一用。”小越对着西门一拱手,自己跳上马,一拉马缰自己飞驰而去。

    “我劝你快点说,回头乔捕头来了,看你让他的宝贝在风里站着,你可能没进牢里就被打了。”小西门开瞟了一眼,拿剑点点张老二的喉头,对着他假笑了一下。

    “没有”张老二还是摇头,目光冷淡。

    “后面的人,把香芹交出来,首告无罪。”青青冷冷的看向了他们的背后那些家丁。

    后面的人都退了一步,他们左右看看,似乎在纠结。

    “我数三声,三声后,等衙役们来了,按同案处置。”青青伸出了三个手指,“一”

    她收回一个手指,正想喊二,好收回第二根时,一个小个突然跑了出来。

    “小小的知道,香芹被打死了,被二老爷打死的。”小个子捂着耳朵跪在青青的面前。

    青青没有动,只是冷冷的看着张老二,眼神冰冷。

    西门开皱了一下眉头,剑向前一伸,血珠一下子被沁了出来。

    “说话,你杀了那个丫环”西门开森冷的说道。

    “没有,他胡说。”张老二冷冷的看向了那个小个子。

    青青终于牵了一下嘴角,“你想不想知道为什么我会怀疑你”

    张老二不想回答,因为他觉得这都不是问题,官字两个口,他们senff不过是随意的编造一个理由罢了。根本一点也不信青青的话。

    “这张转奴状,让您很愤怒吧”青青扬了一下那张纸,“我也不喜欢这姑娘,从张家逃出来,一直致力为老太太伸冤,也一直在乔家和唐家的保护之中,一定也让你很恐慌。”

    张老二明显呼吸重了一点,脸也有些红。

    青青笑了,“有了这张纸,香芹就是乔家的人了,你再不能用逃奴来对付她了。所以你最错的是,昨天之前不把她抓回去。结果一迟疑,换来了这张纸。”

    “一个下女,就算把老太太救出来又怎么样”

    “唉,你又忘记自己的身份了。一个已经分家的庶子,这个大宅与你无关了。老太太一回来,你就得被扫地出门。顺便,分家是有文书的,都在衙门,所以她想赶你走,把你这些日子迫害她的老人们的账一个个的跟你算,一点也不难。那个老太婆,若是孙子没了,你觉得她会把财产给你唉,你真是太不了解张家的人了,老太太是个什么样的人啊你这么多年,竟然还没有了解老太太的品性。”

    “除了我这支,张家没人了。”张老二终于正视了青青,涨红着脸,怒吼了一声。

    “你已经分家了,该给你的财产已经给了,张家没有宗族,所以呢,现在再想想,老太太会怎么做你真是蠢啊”青青又冷笑起来。

    她来了这儿,除了好好用现有的资源把自己武装起来,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是,她去开封府里存的律法书都看了一个遍。虽说也xygyp晦涩难懂,不过,她生病时,把那些书当成自己的催眠书,这么多年下来,再难懂的,也都懂了。分家与无家族是很重要的一点。分家了,这个庶子与他们就没关系了。若是有家族的话,无嫡子承继,由家族主持,选一个继孙过来,挑起长房的宗祧也不是不可能。可是张家是暴发户,几十年前是由张家夫妇一块到京城创建的,两人都没有想过会有结果,结果是他们成功了,所以张家老俩口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怎么可能弄一个家族出来跟自己做对所以现在张家大宅及家产,能说了算的,只有老太太一个人而已。这位想取而代之,也得看老太太应不了应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