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貌似纯洁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挂碍

作者:小豌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车行平稳。

    夏梦本来就不够的精力,被内里暖暖的气温一熏,颇有些怏怏欲睡。可身侧有人,只能有一句没一句的在应酬话痨样的江源。

    天色更昏,车身穿梭中渐渐跟夜色接轨。

    夏梦为躲避话题越来越广的江源,随意看了眼手机。调成静音的通讯画面上,又多了条微信,是询问她电话怎么没人接。

    她打开才发现,就参加会议的两个多小时,接到了许多条信息。

    信息内容,大多是出于担心的问候。

    是了,她今天起床晚,错过了他几个电话。没时间亦没心情去回,他会担心,挺正常的。

    待回应自己无事,却离奇多了种念头。

    她若不回复,他会怎样。为什么要去回复?

    毫无道理的想法,夏梦索性把手机塞回了包里。

    她现在,一点也不想搭理丈夫。悄然平复,夏梦瞥了眼身侧稍微安静点的男人,客气礼貌:“江经理,前面就到我住处了。等下你要去哪,让温姐送你。”<script>s1;</script>

    江源若有惋惜:“这么快。”停了停,笑盈盈道:“晚饭时间了,夏总你这个东道主竟然要赶走客人……”

    调侃着,他视线触及到女人明亮清透的眼睛,自觉打住:“是有些问题想请教夏总。不过看上去,再不走,夏总会在心里把我定性成无聊。不好,不好。”

    夏梦笑了笑:“您太风趣了。”话落,转了下头:“温姐,等会麻烦你再跑一趟,送江经理。”

    “好的。”

    见住处已近在眼前,夏梦压了下手,示意就在这停。走下来,便不再有多余客套,转身进入酒店。

    至于身后跟着下车相送的江源,她则装没看到。

    两人就是一面之缘,有结交的价值,但今天不是时机。至少现在,她连自己丈夫都不想理会,何论旁人。

    说不出的心情,更没办法与人说。因为关于那个女人,她跟丈夫讨论过很多很多遍,次数多到她已心生厌恶。

    看法观点达不到一致,过多交流,徒增分歧争执。

    当然,怎么可能一致呢。

    她憎恶对方,乐见其损。丈夫却希望对方可以过的很好。

    回到房间,吵闹的电话又来。以为还是丈夫,拿出瞧了一眼才心平气和:“温姐,怎么了……”

    聊着,她眉头渐渐蹙起,隐隐觉得不妥。

    是温君洁,告知她江源并没走,反而在这家酒店订了个房间。这会,刚刚入住。

    如果说刚刚对方强行上车,她仅认为有点不妥。那现在,已完全看不出江源的用意。

    什么意思?

    两人在记者注视下同乘离开便有点不妥,如今若再被拍到同住酒店,会造成何种影响。尽管概率不大,可公众人物做久了,这点危机意识还是有的。

    “夏总,我劝了江经理。他说这酒店环境不错,非要住进来……”

    “行,我知道。”

    “我担心记者……这家酒店周围本来就藏着许多偷拍客。”

    “身正不愁影斜,担心没用。咱们不是警察,就算是警察,也干涉不了江源住哪家酒店。要怪只怪我粗心,暴露了住址。没关系,等等看他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斟酌中,放下了手机。静坐片刻,终究还是忍不住编辑信息发送给丈夫。她要争取改掉爱迁怒于人的毛病,他人在

    海城,根本对这边一无所知。

    换位去考虑,她联系不上他的时候一定会着急。何况,他在海城一定有着许多工作上的压力……

    风雪都市,夏梦手指跳动间,联想到俩人一起经历过的一些事儿。心情喜怒变幻着,很久,靠在沙发上叹了口气。

    不单单是丈夫,她对那个城市不知不觉间也有一份执念。

    第一次去的时候,惊心忐忑,随随便便一个路人的目光都像充满着罪恶。第二次去,整座城市焕然一新,她亲眼见证着这种变化,产生过一种无以言说的自豪感。

    因为她丈夫参与间接导致了这种好的变化,即便经济暂时上不去。至少,海城开始有着良好的秩序,有着适合好好生活发展的基本框架。

    嘴上说着反对他经营悦城,可若真的反对,就不仅仅是说说而已。她相信现在的丈夫,会在这件事上充分考虑到自己的意见。

    信息刚发过去,不多时,电话回拨而至。

    夏梦懒懒的,开着免提,眼睛也不睁开:“我在这很好,更不会失踪……你急什么。不接你电话,就是不想接而已。”

    韩东无言于女人这种直白,停了半响:“不想接可以不接,回条信息报个平安能浪费你多少时间。动动手指的事。”

    “懒得动。”<script>s1;</script>

    “呃……”

    夏梦继续:“我就是让你感受下这种滋味,记不清多少次了,你也这么晾着我……不管我是打电话,发信息,用尽各种办法,仍然得不到回应。”

    韩东滞声,打岔:“怎么样,去医院没?不然等我这两天忙完,陪着你一起去。”

    “行啊,反正我要在这边多逗留些时间。”

    韩东简单思索:“嗯,最多再有四五天。等悦城这些事定下来,就去找你。我也不知道最近什么情况,吃不好,睡不着。见不到人,总心里不踏实……”

    “你是想见我,还是想见你未来的儿子。”

    儿子?

    韩东怔了怔,很快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是儿子。”

    “直觉。我妈也说,茜茜男孩相,第二个肯定是儿子。其实,我还挺憧憬给茜茜再生个弟弟。将来咱们俩老了,管不动了,会有个弟弟保护着她。相比父母,其实兄弟姐妹,夫妻,才是真正维持一生的关系……老公,我真的特别特别无助,矛盾……怕一旦选择错误,会遗憾终生。你懂不懂,这次怀孕,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

    韩东胸闷。

    他没法安慰,这完全是个死结。孩子要或者不要,都不合适。事情到来,该是解决事情的节点,可他至今也是懵的。

    频繁打她电话,发微信。除了挂念,就是想聊一聊这个。

    良久,夏梦开怀笑了笑:“猜我今儿开会碰到谁了?关新月,跟李瑞阳一起。觉得俩人倒是挺配的,一个五十几岁,自以为是的风流潇洒。一个三十几岁,眉宇含情,少女做派。那种气场,简直无与伦比的融洽。”

    “嗯,然后呢?宝贝,不谈她好不好……”

    “心无挂碍,谈谈怎么了?”

    “有挂碍。谈到她,我怕影响你心情。影响你,我也不舒服。所以,干嘛要谈。”

    夏梦翻了下眼睛:“挂了,这几天特别容易困,得补觉。”

    “别忘了吃饭。”

    “你也别忘了赶紧忙完,赶紧过来。”

    “行,晚会抽时间说。我这还得开个会,挺重要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